第741章 我要殺的人,誰都救不了。ㄇ笥嗛啠


本站公告

    “難以置信,這真的是一位新晉仙王嗎?”仙域諸強看著星空中的情景,盡皆瞠目結舌。

    仙域自古長存,歷經諸多紀元沉浮,每一個紀元,諸天萬界的的成仙者,都匯聚在這里。

    諸多紀元,無比漫長的歲月下來,仙域究竟積累了多少強者,便是仙域無盡古老的道統,乃至仙王都不清楚。

    有一些仙王,一直處于沉眠之中,甚至連他們當年建立的道統都湮滅在歷史長河中了,也沒有人記得他們了……但,或許某一天,他們就會蘇醒過來,再次震驚世人。

    寧缺與敖晟、太始、元初三人的大戰,卻是驚動了許多沉眠了無盡歲月的古老存在。

    這些古老存在,看著仙域星空中的一幕,也不由動容。

    “每一個時代,都有一個主角,而這個主角,將極度璀璨,照耀整個時代。曾經的葬主如此,曾經屠夫也如此……現在又一個新時代,此人難道是這個時代的主角嗎?”

    有無比古老的存在低語說著。

    星空中,三團血霧翻滾涌動,無盡璀璨的符號閃爍,敖晟、太始、元初三大仙王,很快重組了肉身。

    他們臉色鐵青的凝視著不遠處的寧缺,他們三大絕頂仙王聯手,卻被寧缺一瞬間同時打爆。

    這一下,他們什么臉皮都沒有了。

    并且,剛才寧缺那一下,也著實重創了他們,磨滅了他們體內超過三分之一的本源。

    繼續這樣下去,只怕他們就真的要被滅了。

    “光明永恒,普照寰宇!”敖晟大吼,一剎那,天地間只剩下了一道光,那是他的蓋世神通,湮滅黑暗,破開混沌,無物不破。

    太始長嘯,在其背后,一頭巨獸浮現,那是他本體的樣子,而今以血氣還有大道符號構建而成,模模糊糊,朦朦朧朧,猙獰而恐怖嚇人。

    吼!

    一聲大吼,巨獸張開血盆大口,向著寧缺吞去。

    同一時間,元初長嘯,站在遠處,雙手不斷劃動,結成無上法印,向著寧缺轟殺而去,他在改變天地秩序排列。

    那是一片仙光,起源于開辟時代,是天地間最本源的大道符文光華,被元初煉化為自身的無上神能。

    這光號稱無物不破,端的是威力無疆。

    敖晟使用蓋世神通,太始動用本體,而元初則動用本命仙王術,一個比一個發狂的厲害,都在拼命了。

    再不拼命,他們以后就再沒機會拼命了。

    “開始拼命了嗎?不過無用……玩得差不多了,現在就弒殺你們!睂幦逼届o說著,烙印在他體內的誅仙劍陣,瞬息浮現而出。

    一張由無邊法力凝聚的誅仙陣圖,橫鋪億萬里,四扇璀璨的天門矗立在陣圖四角,每一個天門上懸掛著一把猩紅殺劍。

    殺氣驚天地!

    劍意懾蒼生!

    這一刻,仙域之中,無論是人道領域的生靈也好,還是仙道強者也好,甚至是仙王也好,都真切的感受到了那滲入骨髓的冰冷殺意。

    每個人,都仿佛感受到有一把鋒利無匹的利劍,橫亙在自己的喉嚨之前,所有人都頭皮發麻。

    連仙域無數生靈,都感受到如此恐怖的殺意了,更遑論身在陣圖中的敖晟、太始、元初三人。

    他們有種被無邊殺意淹沒的感覺。

    錚錚錚……

    四把殺劍,突然從四個天門上飛出。

    一把斬碎敖晟所化作的永恒之光,等敖晟暴露出來后,猩紅劍光一陣交錯,便將敖晟分尸。

    敖晟四肢、腹部、軀干、頭顱都分離了,被斬殺成數截。

    一把斬向了太始仙王背后的猙獰巨獸,一劍將猙獰巨獸斬滅,然后劍光一轉,直接從太始仙王的頭顱貫穿而過。

    仙王血狂飆,太始仙王凄厲慘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創。

    還有一把斬開了覆蓋在元初仙王身體上的璀璨符文,然后一劍斬下了元初仙王的頭顱,一股血泉從元初仙王的身體噴涌而出。

    剩下的一把殺劍,則向寧缺飛來,被他握在手中。

    只是轉眼間而已,三大仙王,敖晟被分尸、太始被殺劍貫穿頭顱、元初被斬下首級……這樣的情景,太令人驚悚了。

    這可是屹立于無量眾生之上的仙王啊,竟遭到了如此恐怖的殺劫。

    寧缺手執殺劍,如一尊蓋世殺神行走在陣圖中,隨手揮出幾劍,將意欲重組肉身的敖晟三人再次分尸。

    這一刻,敖晟三人,就像是屠宰場中的三頭牲畜一般,任由宰殺,毫無反抗之力。

    “我等雖然敗了,被擊破肉身,但是,絕頂仙王是不死不滅的,你終究是奈何不了我!”敖晟冷冽的說道。

    到了這個時候,他還很是嘴硬。

    “是嗎?”寧缺戲謔一笑,一掌向敖晟三人覆蓋而下,掌心浮現一個黑洞,就準備將敖晟三人徹底吞噬。

    “不好!”

    敖晟三人看著寧缺掌心的黑洞,眉心一跳,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隱隱感覺那黑洞能徹底吞噬他們,讓他們真正死亡。

    “敖晟、太始、元初三大仙王,要被擊殺了嗎?”這一刻,仙域無數強者嘩然。

    不過,寧缺手掌上的黑洞,還沒開始吞噬敖晟三人,就有六道無上的身影,橫渡宇宙,瞬息闖入陣中,出現在寧缺周圍,將寧缺包圍起來。

    其中一人,還催發一片堅韌的光幕,抵住了黑洞的吞噬之力。

    這六道身影,氣息磅礴,壓的人透不過氣來,幾近窒息。

    這六尊生靈,是從仙域各地駕臨的,帶著驚濤駭浪般的恐怖波動,他們乃是萬古長存的霸主。

    這些人是仙王,來自仙域不同的古地,道行深不可測,修為逆天。

    今日,這里發生了這么大的事,他們被驚動,不得不心驚,并且要走上一趟了,這件事影響太大了。

    那六人一動不動,被混沌包裹著,神秘無盡。

    六大生靈,各自鎮守一方,將寧缺包圍住,使他不能安然離開。

    顯然,這里發生了驚變,有新的情況。

    這是怎么了?所有人都驚悚了,又來了六位仙王,團團將寧缺給圍住了,這是要發生更恐怖的戰斗了嗎?

    寧缺屹立陣圖中,冷漠的掃視著將自己包圍起來的六道身影,臉色沒有一絲漣漪。

    “諸位道兄,此人膽敢殺進仙域,對我等仙王舉刀,無視仙域威嚴,萬萬不可放過!

    敖晟三人,看到突兀出現的六大仙王,頓時看到了希望,臉上都不由流露出了喜色。

    太始仙王更是著重說道:“此人很可能在下界開辟了真正的六道輪回,必須要讓他將六道輪回交出來,由我等掌管!

    “六道輪回……”

    聽到這四個字時,六道身影眼眸中盡皆臉色動容。

    就連很多仙域中沒有前來的仙王,眼眸中都迸射出精光。

    他們都是手段通天之輩,敖晟與寧缺的沖突起因,他們基本都弄清楚了,一切皆因為下界有家族傳信仙域,說寧缺在下界開辟了六道輪回,敖晟得知消息后,就派遣使者帶著他的法旨到下界,想要命令寧缺前來仙界覲見。

    誰知道,寧缺如此大膽,不但不遵法旨,還將仙域使者殺了,此外就連法旨也毀了。

    正是如此,當得知寧缺要渡仙王劫時,敖晟仙王才要出手阻寧缺成道。

    至于太始、元初兩人,一向敖晟交好,同時,十有八九也是為了傳說中的六道輪回,這才也對寧缺出手了。

    最終,這才導致了現在的一幕。

    “道友,得饒人處且饒人,敖晟他們已經被你重創,本源損失嚴重,億萬年歲月不見得能恢復,他們已經受到了該有的懲罰,不如你網開一面如何?”

    忽然,一名仙王開口,他依舊盤坐在那里,被混沌包裹著,詢問寧缺。

    “他們敢阻我成道,今天我必殺他們!睂幦崩淠f道,覆蓋在敖晟三人上方的手掌依然沒有收回,手掌中心那猛烈旋轉著的黑洞,極為懾人。

    什么?

    六大仙王想讓寧缺放走敖晟、太始、元初?聽到這則消息的人都心驚肉跳,這是在逼宮嗎?六大王者將荒包圍了!

    “修成仙王不易,若是那三人凋零,未免太可惜,道友還是慈悲為懷吧。!庇腥苏f道。

    他言語平淡,沒有什么情緒波動,這樣相勸,讓寧缺放走敖晟、太始、元初,不要再難為三人。

    “無須多勸,他們今天必死!”寧缺目綻寒光,殺意凝結。

    這六位仙王,分別屬于不同的紀元,這些老古董活的歲月太悠遠了。

    敖晟、太始、元初對他這位新晉仙王動手,阻他成道時,不現身,F在他要殺敖晟三人了就現身,還要他放過敖晟三人,這明顯是在拉偏架。

    想要他就此罷手,想得美。

    “道友,你莫要執拗,而今天地不穩固,需要那等強者坐鎮,你要有大局觀才對!”一人冷漠的說道。

    寧缺聽到后,目光倏地刺人,如同天劍在輕顫,冷冽的看向那人。

    大局觀?

    怎么不見敖晟三人殺人時說大局觀?

    這三人行事無顧忌,想殺他就殺了,而今怎么輪到他出手后,卻被人限制了?

    “道友,還請三思,他們很強,能有今日之成就很了不得,你不能耗掉我們自己的實力!绷硪蝗嗽賱。

    界海不寧靜,大清算早已開始很多年。

    “考慮完畢了嗎?!”另一人冷酷的說道,帶著一股磅礴之意。

    “不用考慮了,他們該上路了!睂幦泵鏌o表情說著,手掌突然向壓一下,掌心黑洞的吞噬之力暴增,就要將那一片阻擋的光幕,還有敖晟三人,一起吞噬掉。

    “道友,你要三思,不要自誤,否則后果自負!”六大仙王同時起身,還有人也催發神通,阻擋寧缺的手掌下壓。

    “你們擋不了我,我要殺的人,誰都救不了!

    寧缺斷喝一聲,整個人如巍峨高山,身上的氣息瘋狂攀升,他那只下壓的手掌,猛然一用力,轟砰一聲巨響,徹底擊破了一切阻礙。

    而后黑洞旋轉,在敖晟、太始、元初三人恐懼的目光中,徹底將他們吞噬。

    “大膽!”

    “放肆!”

    “狂妄!”

    ……

    六大仙王,看到寧缺在他們的勸說與求情之下,還敢如此強硬的吞噬掉敖晟三人,頓時都徹底暴怒了。

    六道身影,如六片浩瀚無邊的宇宙一般,透發出驚動諸天的威壓,令整個仙域都顫動不已。

    8)5858xs.com
江苏11选5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