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六:吳衛國的質疑


本站公告

    app2();

    吳衛國笑著,此時和路橋站在了一個舞臺之上。

    吳衛國等著一天已經等了很久,一直在找這樣的一個機會今天終于讓自己找到了。

    自從自己被搞的丟了職務,這小半年時間里吳衛國一直在找機會挖路橋的底。

    這越是深挖,越是發現路橋有很嚴重的問題。

    這些問題來自方方面面,當然吳衛國是一百個不可能相信一個還沒有畢業的大學生是怎么可能一下子賺到那么多錢的。

    此時的吳衛國就是帶著這份自信要跟路橋碰一碰,贏了的話至少可以出一口惡氣。輸了也沒什么,最嚴重的懲罰不過就是開除之后在這個行業再也沒辦法入職。

    臺下分兩批人,像王威這樣擔心路橋出事的人屬于少數。而吳衛國都已經一對一的站上舞臺了,現在再找什么借口把他趕下來顯然是沒那么容易了。

    只能硬碰硬了,而且看吳衛國的樣子似乎是氣勢洶洶。

    臺下自然還有另一批幸災樂禍的人,他們巴不得路橋落馬。沒有問題也要說出一些問題出來,如果路橋沒有資格當上這個商會主席的話,那么自己就有一份機會有更好的選擇。一正三副、還有一位秘書長。大概五個名額,所有人都想著能有多一個名額輪到自己身上。這代表著利益、權利和其他東西。

    路橋笑著:“你一口氣說了很多,我也沒辦法一下子全部向你解答。反正時間還長,不如這樣。你也是記者,提問的事情我想你是最在行的對吧?那么就由你進行提問,你說我回答如何?”

    “我都不知道你哪里來的自信,路橋我現在就問問你。一年前的今天你在上空大是個什么身份?”吳衛國詢問道。

    “彩云福利院里出來的孤兒,高考580分考入了上空大。那時候我只是一個學生,需要靠打工維持生活費!甭窐蜃匀唤忉尩。

    “你都說了,你一個需要靠打工維持生活費的人。那么是怎么在之后半個月,成為彩云福利院院長的?我沒記錯的話前任院長叫錢玉燕對吧?這位錢玉燕錢院長半年前死于癌癥。我手里有她的病例,我知道一年半前她就已經確診晚期了。她還有個叫春暉的兒子,我想問問她為什么會把彩云福利院交給你不給他的兒子,你在里面又做了什么!眳切l國大喊道。

    臺下其實也躁動起來,路橋反而松了一口氣。吳衛國的證據看來千奇百怪,所以真正的痛點應該很難把握。

    “書都沒讀完的大學生,繼承福利院?”

    “就是,他有這個資質嗎?”

    “這事情必須深挖,還要嚴查!

    路橋走向了一旁的主持人,將主持人的話筒拿了過來。

    路橋給春暉打去了電話,路橋不知道有沒有希望打通。

    十幾秒的等待,電話被接通。春暉在電話那頭開口道:“路橋,我在佛羅倫薩。我現在是個自由攝影師,你不知道原來拍照也能賺錢。當然賺的沒你多,你怎么想到給我打電話了!

    “春暉,有人質疑你的母親為什么會把福利院交給我。而不是交給你這個兒子,你能解答一下嗎?”路橋開口道。

    “我不知道,但我恨……我是說我恨不得早點認識你。如果我媽把這個爛攤子甩給我,我認識你的話也一樣會甩給你。你知道的,我的夢想就是環游世界。我從二十歲,想到自己都快四十了才有資格出來環游世界。我母親將福利院交給你我覺得是非常正確的事情,畢竟我看過福利院的變化。說好聽那是個福利院,但實話在你之前就是個無底洞。你能將其盈利,我覺得沒什么好質疑的!奔逸x在電話那頭開口道。

    吳衛國搖著腦袋:“我不是問這個,你是家輝對吧。我要問的是,你母親憑什么把價值超過千萬的福利院交給路橋!

    蘇月此時站了起來,想要起身解釋一年前自己三百萬換來的不公平合同。

    此時門口有人大喊道:“這還不簡單嗎?因為路橋不是孤兒!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大門口。

    門外站著的正是連大龍,此時換了一身西服。

    瘦高的身形被西服包裝的確實有著幾分威嚴,連大龍緩步上前。

    單手撐在舞臺之上一躍翻到了臺上,此時的連大龍笑著看著路橋拍了拍路橋的肩膀開口道:“我來的不算太遲吧,怎么大的事情都不跟爸爸說。剛好找到機會了,也好跟著整個鹿港介紹我的兒子!

    “你是誰?”

    “就是,這年頭什么人都能上臺了!

    “這位,伯爵公館?”

    “是伯爵公館的,連家大少爺。誒,二十五年前誰不知道連家啊!

    “我還當是誰呢,二十五年前的事情翻出來說?”

    “你閉嘴吧,人家現在市中心的一套房子估值頂你一百多個公司。你一輩子賺不到那么多錢,人家只是退隱了!

    “什么退隱,你沒在他們家玩過嗎。閉嘴吧,難不成路橋是他私生子?還是干兒子?”

    路橋此時反應過來一個事情,就好像聽到小米手機就知道雷軍、蘋果手機就知道庫克、喬布斯一樣。其他的成員可能會被埋沒。但是作為伯爵公館管理員的存在自然會被人銘記。連東雖然做了很多壞事,或者說讓伯爵公館變得很有名氣?蛇@些名氣幾乎是實打實的全部累計在了連大龍身上,連大龍咳嗽了兩聲抓過話筒。

    吳衛國眉頭微皺,不知道又要發生什么變數。

    “我是連大龍、我太爺爺還在的時候。我想老一輩在鹿港從商的沒人不知道我們連家,可惜后來……。當然在這里好漢不提當年勇,你們在座的自然有人知道了。我們連家雖然沒落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們要是不知道我連大龍,也知道伯爵公館在鹿港的價值。那玩意就是我的,我今天有資格站在這個臺上說兩句了吧?至于那些反駁我身份的人,等你們什么時候在市中心能買個差不多大的房子在跟我說話吧!边B大龍戲謔的笑著。

    app2();

    (5858xs.com
江苏11选5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