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大地動


本站公告

    app2();

    長史連忙躬身道:“狄閣老當世賢臣,愛民如子,名達四方。難怪曾大人如此勤政愛民,原來是受了狄閣老的教誨!

    曾泰笑了笑:“恩師對我可以說是有再造之德呀。這次他老人家奉諭從江州五平回并州老家休養,特意繞道涼州探望于我!

    長史感嘆道:“這可真是師生情深。等狄閣老到了,請刺史大人一定允卑職進見。能一睹大名鼎鼎的神斷狄仁杰的尊容,真平生一大幸事也!

    “你放心,等恩師到了,我給你引見!

    “那就多謝大人了!

    兩人聊得起勁,只聽見棚外蹄聲大作,曾泰抬頭往棚外看去。

    一名掌固飛奔進棚,報告道:“大人,負責押運餉銀的左龍武衛房哲將軍的斥候現在門外求見!”

    曾泰的神色登時嚴肅起來:“快,請他們進來!

    掌固快步出帳。

    不一會兒,兩名斥候進帳行禮:“叩見刺史大人!

    曾泰連忙扶起二人:“好了好了,一路辛苦。怎么樣,大軍什么時候到達?”

    “回大人,房將軍率解運大軍已進入大漠之中,想來今晚便可到達!房將軍吩咐小的,請曾大人為大軍準備安扎之所!

    “你放心,安扎之所早已準備停當,只待房將軍到達!

    曾泰的話音未落,只聽平地一陣轟鳴,緊接著,大地劇烈地震顫起來。

    只看見支撐木棚的木桿嘩啦啦作響,布帛發出嘶嘶的撕扯之音。

    外面有人高喊:“地動了!”

    曾泰猛地抬起頭來,抬腳沖出棚外。

    剎那間,涼州城內銅鑼齊鳴,由刺史衙門一直傳遍全城。

    城內登時沸騰起來,只見百姓們扶老攜幼,匆匆奔向空曠之處。

    劇烈的震動令人站立不穩,周圍的建筑物大幅擺動,一聲巨響,不遠處的一座茶樓坍塌下來,緊接著,巨響之聲不絕于耳,四圍的民房一座連一座地倒塌。

    曾泰等人看得目瞪口呆,面面相覷。

    一旁的長史連聲道:“好厲害,好厲害!多虧司天監及時通報,大人提前安排,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話音未落,身后傳來“轟隆”一聲巨響,曾泰等人猛吃一驚回過頭來,堅固的州衙大門竟轟然倒塌。

    曾泰想不到這地動的威力有如此之大,他向街上望去,見百姓們在涼州府兵的保護下,有條不紊地沿街撤到安全的地方,臉上露出了微笑。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回過頭來對身旁的長史說道:“看此情形房將軍在大漠中恐怕也遇到了大地動,不知情形怎么樣了?”

    長史說道:“大人安心,大漠中既無建筑,傷害自然要比城中小得多,不會有事的!

    曾泰覺得長史說得有理,點了點頭。

    ……

    王家堡,正堂里。

    王莽和狄仁杰等人正在說著什么。

    突然,地面開始劇烈的搖晃了起來。

    王莽猛地站了起來:“這是地動了!”

    狄仁杰面色凝重地點了點頭:“果然地動了,這個黑衣社不簡單啊,竟然有地動儀!

    王莽說道:“我也只是聽說,朝廷的司天監有東漢張衡所制的地動儀,沒想到黑衣社竟然也有!

    狄仁杰點了點頭:“這個地動儀可不是說造就能造的,所需要的技藝之精,可不是民間能打造出來的!

    王莽說道:“好了,還好這里不是地動中心,應該沒什么事情!

    狄仁杰說道:“敬旸,我們剛剛說到哪里了?”

    王莽說道:“說到那個小姑娘的死!

    狄仁杰說道:“看這小姑娘的穿著,很像是一個丫鬟使女之類的人物。那么,你試想一下,是什么使得這些人竟不惜動用殺手和神廟中的機關去殺死一個下人呢?”

    王莽說道:“我想,她一定是刺探到主人最絕密的事情,否則,犯不著費這么大的力氣!

    狄仁杰輕輕地一敲桌子:“不錯。那么你想一想,她探聽到的這個秘密又是什么呢?”

    王莽愣住了,又恍然大悟:“您的意思是說,她探聽到的絕密,就是她臨終前所說的那三句話!

    狄仁杰走到桌邊,拿起那條腰帶,微笑道:“還有這條腰帶!

    王莽仔細想了想:“除此之外,恐怕沒有別的解釋!

    狄仁杰說道:“如果這個推論成立,那么,黑暗之山,大地動,餉銀,以及我手中的這條腰帶,便是她被殺的真正原因,也是絕密所在。

    小姑娘最后說道:涼州,吉祥巷,紅姑,我想意思很可能是要你趕到涼州的吉祥巷,將這條腰帶交給一個叫紅姑的人!

    王莽點了點頭,雙手一拍道:“不錯,大人和我所想一致!”

    狄仁杰看了看手中的腰帶:“這條腰帶中究竟隱藏著什么秘密,與她臨死前所說的那三句話有什么內在關聯……”

    李元芳伸手接過腰帶,只見上面繡著很多幾何圖形的花紋,輕輕捏了捏,并沒有什么異樣。

    狄仁杰倒背雙手,在屋里緩緩地踱了起來,似乎又在思考著什么。

    王莽和李元芳對視一眼,二人靜靜地望著狄仁杰。

    良久,狄仁杰抬起頭來:“敬旸,要想知道這一切,看來我們只能去涼州了!”

    王莽和李元芳對視一眼,二人緩緩地點了點頭。

    ……

    與此同時,沙漠之中,狂風撕扯著大地,攪得天昏地暗。

    黃沙彌漫充塞四周,讓人喘不過氣來,仿佛到了地的盡頭。

    只見黃沙在空中狂卷亂舞,霎時便聚在一起匯成一堵沙墻直奔房哲率領的三千鐵甲軍橫掃而來。

    此時大軍已亂作一團。

    人喊馬嘶,旗倒車翻,劇烈的震動使人和馬都站立不穩。

    前隊的房哲飛身躍下馬來,頂著風沙高喊道:“眾軍下馬,暫避風沙!眾軍下馬……”

    然而,他的聲音卻被地嘯聲、風沙發出的撕扯聲和三千人馬的嘶叫徹底湮沒。

    猛地,身旁的副將手指前方大聲驚呼,房哲急忙轉過身,只見迎面一道高達數十丈的沙墻排山倒海般徑奔大軍撲來。

    眾軍發出一片驚叫。

    房哲嘶聲喊道:“快趴下!”

    已經晚了,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沙墻以摧枯拉朽之勢挾卷著前軍,剎那間,隊伍中傳出一陣慘叫。

    數十名軍卒連人帶馬被沙墻撞得騰空飛了出去,人和馬在空中連連翻滾,重重地摔在數百米開外。

    后面盛水的大車也翻滾迸裂,一桶桶儲備飲水滾下車來,桶破水流,轉眼滲入沙地之中。

    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人顯得那么弱小。

    軍士更加混亂,驚恐使他們失去了理智,轉眼之間便人仰馬翻,相互擁擠踩踏。

    落馬的軍卒被馬蹄踩中前胸,發出絕望的慘叫。

    拴在戰馬上盛水用的皮袋紛紛落地,被馬蹄踩破,水花四濺。

    呼號之聲響徹大漠。

    app2();

    (5858xs.com
江苏11选5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