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火燒破天空星辰都傾瀉


本站公告

    “封禁符——”

    一聲驚呼,嘀嗒兩秒。

    戰鐮擲下、爆炎符炸開、王不留行墜落、滴血大教堂跳出追擊、戰鐮鋒刃寒光凜冽,刀鋒斬開的氣流已經卷起了魔術師的袍角!

    颯然風動。

    斗篷下擺已經垂至地面,脊背即將觸地的魔道學者,緊緊握著手中的滅絕星塵,沖天而起。

    除了幾位事先已經看出了修魯魯的大神,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巨大而嘈雜的驚呼從看臺上卷起,茶小夏反射性地偏轉視線,去看邊上小屏幕的精彩回放時,已經聽到耳機里的瑞典解說慘叫了起來:

    “剛剛發生了什么?發生了什么?導播,切一下回放——”

    鏡頭拉回,慢放。再拉回,再慢放,然后拉近,拉近,定格在掃把和戰鐮交擊的前一瞬間……

    很明顯,比賽現場的工作人員,也是把影像放大到一定程度,才發現了焰光背后,那個小布娃娃隱藏的奧秘。

    ……王杰希的操作,你們別說應對,光是找,都得找個半天哎——

    茶小夏與有榮焉,偷偷輕笑。

    羅曼·普加喬夫卻是半點也笑不出來。這位俄羅斯的驅魔師緊盯著屏幕,滿心里,只有唯一一個念頭:

    他怎么還能移動?

    他怎么還能移動!

    耳機里風聲凌厲,屏幕上,斑駁嶙峋的地面飛撲而來。掃把尾部點點寒星劃過視野,而本應成為落地時那個緩沖墊子的魔道學者,卻已經出乎意料地脫身而去——

    高空墜落,對于驅魔師而言,有什么技能可以不必親吻地面?

    槍系有飛槍、劍客有升龍斬、刺客有空躍、忍者能開影分身、牧師大不了來個天使之翼、氣功師實在不行強開念氣罩。

    驅魔師……

    沒有。

    不好意思,真的沒有。

    什么你說天使之翼?又不是提前知道需要單挑飛禽,放著那些十字軍審判之類的強力攻擊大招不選,好好的打這個技能干嘛。

    手舞戰鐮的滴血大教堂,披著一身重甲,一往無前地撞向地面。幾乎是同一時刻,王不留行拉高滅絕星塵急速爬升,已經飛到了對手頭頂上方。凌空翻滾,掃把從背后掄起至頭頂,展臂,旋身,拍落!

    重力加速拍!

    哐!

    這個技能帶來的加速度非同小可。滅絕星塵一擊之下,驅魔師倏然加速,惡狠狠砸在了屋頂上。

    彗星撞地球。

    饒是身為重甲職業擁有體力加成,滴血大教堂的血條,就這么一砸,也肉眼可見地縮短了五分之一。

    “嘶……”

    聽著擴音器里傳來的音效,楚云秀一聳肩,裝模作樣地抽了口氣。

    “這聲音……聽著都疼!

    蘇沐橙撲哧一笑。她身后,方銳按著椅背,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我去老王這戲精十級了吧!剛剛往下這么一摔,一動不動自由落體裝作封禁符生效,演技絕對出眾!”

    “……丈燈臺不照自身!

    蘇沐橙忍無可忍地對楚云秀大聲耳語。

    國家隊里誰戲精數值最高,方銳你心里沒點數么?

    不過說真的,出國征戰世邀賽以來,好像國家隊的演技平均水平,增長了老大一截呢……

    咳。

    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上梁不正下梁歪……

    大家都懂的咳咳咳咳咳咳。

    沒有任何職業選手會放過自己刻意制造出的大好機會,王杰希的攻擊,自然也絕不止這一擊。趁著滴血大教堂砸上地面,陷入短暫僵直,王不留行一抬手,驅散粉當頭撒下,跟著閃電鎖鏈當空劈落,把對手第二次打入僵直。

    再接下來,就是魔道學者的一套連招,劈頭蓋臉,往下連砸。一輪攻擊結束,王不留行輕盈飛起,和對手拉開距離的時候,滴血大教堂的血條,赫然已經跌落過半。

    羅曼·普加喬夫眉頭緊鎖。

    將近40%的血量差距,除非對方犯什么低級錯誤,否則已經無可能翻盤——而,這位來自中國的魔道學者,經驗之豐富,心理之穩定,或許還要在他之上。

    到底是,兩屆冠軍,年隊長啊……

    不管怎么樣,不要放棄,千萬不要放棄!

    魔術師已經高高飛起。憑高視下,魔法彈、星星射線、星星折線,再加上火焰爆彈和冰霜雪球這種不痛不癢,打到身上卻很煩人的小技能,一個接著一個落下。

    羅曼·普加喬夫一咬牙,滴血大教堂跳起,上沖!

    這位魔道學者,操作細膩精準,變向詭譎莫測,作為對手,著實令人頭疼欲裂。唯一或許可資利用的,或者說,對方的一個戰術特點,就是特別喜歡飛行:一場比賽,百分之十以上的時間都是在飛,要不是系統規定掃把掌握只能變向六次,只怕他腳都不帶沾地的。

    ……大軍艦鳥附體的吧這是?

    而現在,王不留行已經駕馭著掃帚,越飛越高,越飛越高。

    超過陽臺,越過窗欞,越過十字廳廊中心最高的尖頂,沿著著圣家堂正南面,一排四座并列的尖頂高塔,向上疾飛。

    高塔四周無數雕塑環繞。榮耀立面,圣家堂唯一一個在現實中沒有造好、全靠游戲美工根據資料復原的立面,自下而上,七根立柱象征著地獄里的七宗罪,高塔中段雕刻著耶穌的復活和最后的審判,而最頂端……

    王不留行置身其上,滴血大教堂正在往上跳躍的目標,是天堂至高無上的榮光。

    在那里,最后的決戰即將展開。

    在地面上中規中矩交換攻擊,顯然已經不可能贏了。唯一的勝機,或者就在于像他的隊友,老將謝爾蓋一樣,操縱角色和對手同歸于盡。

    即便微乎其微,那也值得他,用盡全部的去爭取。

    ——長夜將至,我從今開始守望,至死方休……

    王不留行輕盈掠過。

    滴血大教堂高高跳起,戰鐮揮出。

    這一戰,烙印在所有人眼里的最后鏡頭,是滴血大教堂戰鐮脫手,仰面跌落;而王不留行駕馭著滅絕星塵,自榮耀立面頂端俯沖而下,熔巖燒瓶在驅魔師身上炸開,燃燒成一片交織的血火。

    星星射線的紋章,兀自閃耀于魔道學者指尖。5858xs.com
江苏11选5乐三